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:加速智能,共创未来(2)

2019-04-04 14:50:06 作者:未知 来源:网络整理

第二,人工智能也正在改变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,使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走向“2.0”时代。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和OTT公司要利用人工智能技术,来重构、至少是扩展当前的业务创新思路、用户体验方式和价值创造方式。



实事求是地讲,过去的20-30年,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很不错,实现了和世界同步,在有些领域还是领先世界的,比如移动支付等。


但是,未来的路在哪里?沿着传统的技术和方法是否还能取得“质”的飞跃?未来的手机使用方式是不是还是今天这个样子?我认为关键是能不能使用好人工智能技术。


这里,我分享一下谷歌的实践。


大家都知道谷歌最出名、起家的业务是搜索,1998年,谷歌以“PageRank搜索算法”使其搜索业务一战成名,取代了Yahoo的地位。到了2008年,经过10年的发展,如果继续沿着“搜索算法”这一个方向上持续发展,还能取得多大的提升空间?谷歌这个时候扩展了创新思路,开始了人工智能技术的研究。


经过几年的发展,人工智能技术取得了很大的突破,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解决搜索的问题,大大提升了搜索的准确度,大幅度地改善了用户体验,从而使其广告越来越精准、越来越有效,竞争力越来越强。


2018年谷歌的收入已达到1300多亿美元,仍然保持着超过20%的增长速度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同样,人工智能技术也用于的翻译、图像识别、自动驾驶等各个业务块的创新、体验和价值创造中。谷歌的做法给了我们非常好的启发,也就是人工智能作为一个通用技术,使能业务创新思路、用户体验、价值创造方式的有机统一,实现全面的升级。


基于这样的启发,再看未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体验,人机交互的方式是不是还是今天这个样子?手机上是不是还是一个一个的app?电视机等各种其他终端上是不是也还是一个一个的app?


我认为应该改变各个应用相互割裂的使用方式,改变不断地在各个app之间的跳转,应该变成“以人为中心”的体验、“以场景为中心”的体验,不是今天“以app为中心”的体验。


实现这样体验的基础是人工智能技术,用人工智能技术精准地预测出用户的需求和场景,各种应用API能够“随时随地、基于用户场景,进行自动化编排”,自动化地创造出 “场景下的全流程业务”,也就是说应用是随时诞生的、是动态的,不是一个固定的app。


比如,用户的一次旅行,就是一个场景,不需要在各种app之间跳来跳去。2015年,我在华为就推动在这方面做过尝试,希望把手机从“智能手机”提升到“智慧手机”的水平,打造出“懂你”的手机。当时,人工智能的技术还不够好,今天有条件了,不要把人工智能定位为一个独立产业,而是要定位为使能器。


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和OTT公司需要思考如何在创新思路、用户体验、价值创造上使用人工智能技术。华为的智能终端也愿意和大家一起配合,一起努力,创造出颠覆性的用户体验。

第三,促进新产业的发展,政府给资金、给政策,不如给市场。如果政府采购积极拥抱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,那么,就是对新产业和新商业模式的最好支持,有了市场牵引,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就是自然而然的。


我们知道,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采购,都有很强的牵引作用。因为政府承担着社会治理、城市管理等很多基础的民生服务,每年都有大量的政府采购;如果政府能够积极拥抱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,那么,新技术就有了广阔的市场,就能促进企业进行大规模的研发投入,迅速提升竞争力。如果企业能够掌握更多的领先技术,就能更好地支持政府进行社会治理和城市管理,经济也可能获得更高质量的发展,整个产业升级也就是自然而然的。


这里,我回顾一下软件产业在中国发展不好的历史原因。80年代中后期,软件产业开始腾飞,美国虽然是不同软件产品的创建者,但以中国巨大的市场,中国也不是没有机会。


中国软件产业没有发展起来的根本原因有两条,一是不尊重知识产权,盗版导致做软件,一分钱都赚不到,只有死路一条,就没人投入了;二是技术上是后来者,有差距,不但没有后发优势,全是后发劣势。


如果30年前,中国政府信息化的政府采购,能够分一部分市场给中国软件企业,企业就能够有收入来源,就有能力持续投入和改进,以中国的市场之大,成长出中国的OS、数据库、Office等产品,在软件产业上构建出一个生态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
软件和硬件不同,一旦研发成功,边际成本几乎为零,先发者一旦形成生态,占领了市场后,后来者的成本远高于先发者。


中国这么多年不断地喊自主产权,投入也不可谓不大,却难以再开发出自己的软件,因为软件的规律决定了,发展时机错过了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今天,新一轮技术又开始爆发,又处在一个新的起点上,5G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自动驾驶等如雨后春笋。这些技术就是未来的操作系统、未来的数据库、未来的芯片。


因此,谁能够率先实现市场应用,谁就能够快速积累技术,市场就自然驱动技术领先和产业发展。



从政府的需求角度看,提升政府的社会治理水平和社会服务水平,也需要借助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手段。政府能够把“数字化政府、智慧城市”的建设与新技术、新商业模式结合起来,积极拥抱新技术、积极拥抱新商业模式。


比如,数字化政府的建设,率先使用云服务的模式,那么,对云服务发展的促进巨大,不仅仅是对基础设施云的促进,更能够促进政府应用的云化,从而带动一大批应用软件开发商的发展。


同样,积极推动平安城市、智慧城市的建设,也能够推进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。美国政府的大规模上云,对亚马逊和微软的云服务促进极大。这里需要说的是政府给市场机会,是指政府拥抱新技术、新商业模式,选择供应商的过程还是择优录取,竞争是最有效的激励。

技术领先的核心,就是先发优势。我一直在思考美国为什么能做到技术领先,发现关键是其需求领先其他市场三到五年。


一旦市场先发,技术就领先;技术领先了,市场规模就大;规模大了,成本就低,就有更多利润、有更多钱做技术研究,从而形成了“正循环”。当中国市场发展起来,技术也就发展起来,,走出去也有了坚强基础。政府通过“政府采购”的方式牵引“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商业模式”,效率要高得多。

华为的愿景和使命是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、每个家庭、每个组织,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。


在智能革命、互联网2.0到来之际,华为在努力打造全栈、全场景人工智能解决方案,期望为制造业的变道超车,打造智能化产品;期望为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和OTT公司开创互联网2.0,切实提升用户体验和增强价值创造能力;期望为智慧城市建设等提供充足且用得起、用得好、用得放心的算力(昇腾芯片及基于昇腾芯片的AtlasAI服务器和板卡)、人工智能框架MindSpore和全流程的AI开发工具ModelArts。


同时,通过华为云EI提供人工智能服务,让企业和开发者能用AI技术解决各种问题;通过提供HiAI来使能企业和开发者在华为智能终端上开创出各种颠覆性的体验。

上页123下页

本站文章来自网友的提交收录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删除或收录联系 QQ:707038281